您現在的位置: 黑龍江作家網 > 新聞動態 > 新聞

文学的长吟 文化的见证——黑龙江文学馆印象记

 來源:黑龍江日報

 

如果說文學是與人類精神共存的長河,那麽,地方文學館就如同自帶定位導航的航船,可以載著我們自由自在地徜徉在文明之河。剛剛落成的黑龍江文學館,在這裏,透過一個個凝聚時代文學精華的展陳,可深切感受到地域文學在中華民族融合洪流中雄渾剛健的歌詠,感受到悠長的流寓文學情韻。

被給予無數期盼的黑龍江文學館,伴隨對公衆的開放,靜靜地散發著寶石般的光芒。


緣起

文運同國運相牽,文脈同國脈相連。地域遼闊、曆史悠久的黑龍江,如何以獨具特色的龍江文學爲文化強省建設增光添彩

“大力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開創黑龍江文化事業發展新局面”——2017年10月29日,省委書記張慶偉到省作協調研,爲黑龍江文學館主旨一錘定音:站在堅定文化自信、建設文化強省的高度,秉承“公益、開放、互動、展演”來建設

省政協主席黃建盛關心黑龍江文化事業的發展,調研文學館選址。

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賈玉梅專門批示:“黑龍江文學館建設是慶偉書記提出並高度關注的重要文化建設項目,是造福龍江百姓的惠民工程,對宣傳龍江發展曆程、傳播龍江四大精神、推動龍江文學事業繁榮發展具有重要意義。”由省委宣傳部、省發改委、省財政廳、省編辦等相關部門負責人參加的文學館建設工作協調會,在文學館選址、經費來源、人員編制等重大事項方面進行專項推進;相關領導多次聽取省作協關于展陳內容、展陳設計、場館建設的情況彙報,親臨現場進行指導。

鼎力

從選址籌建到施工裝修,從展陳設計到大綱撰寫,3年多來,省和哈爾濱市兩級群策群力,克服疫情帶來的不利影響,大力推進黑龍江文學館的建設。哈爾濱市委鼎力相助,在新建的博物館群中辟出珍貴一角,讓黑龍江文學館有了美好的安居之所;哈爾濱市機關事務局、博物館管委會在項目落地、項目施工、屋面維修等方面,給予了同步服務和充分支持。

黑龍江文學館最終選址在哈爾濱博物館園內,這是由哈爾濱原市委大院改造的博物館群,交通便利,環境幽靜,文化氛圍濃郁,是鬧中取靜的難得之所。

省作協成立文學館工作專班和組織成立專家顧問組,專人牽頭負責文學館建設,並委派專人負責現場施工,協調全過程管理方、施工單位,確保文學館建設工程的進度和質量。省政協副主席、省作協主席遲子建帶領專家就展陳大綱撰寫召開20余次論證會議,廣泛聽取各方意見;省作協領導班子成員與工作人員,先後與設計、施工單位進行了多次溝通協調,深入現場指導裝飾布展,力爭打造獨具龍江特色、功能齊備、溫馨靈動的東北首家省級文學場館。

初識

走進哈爾濱市道裏區兆麟街123號,黑龍江文學館所在地,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排象征著黑龍江人永不妥協和奮勇向前精神的白桦木柵欄,撲面而來的巍巍興安地域特色,大氣之中不乏細膩——每根白色的欄杆上,都刻著一部黑龍江文學史中經典文學篇目的名字……桦木柵欄的上方,是由著名作家王蒙先生題寫的黑龍江文學館館名。對面牆上,是選自蕭紅的《呼蘭河傳》和周立波的《暴風驟雨》片段的兩幅木刻書法作品。

“敘事和寫景勝于人物的描寫然而北方人民的對于生的堅強對于死的掙紮卻往往已經力透紙背……”繼續前行,迎面而來的還是兩幅木刻書法作品:魯迅先生爲蕭紅《生死場》寫的序言、茅盾先生對《暴風驟雨》創作者周立波的評價。

這些耳熟能詳的名家名篇,讓人直觀感受到黑龍江文學的厚重分量。“這是智能互動屏。這裏收錄了黑龍江籍知名作家和在黑龍江生活過的作家的個人信息。對面的機器是自助式講解器租借設備,只收押金,不收費∩以通過手機支付,自己動手租用自助講解器,同時,附有英文講解,方便外國友人參觀時使用”。伴隨講解員的話語,記者隨意點開互動屏上的人頭像,相應的個人簡介、代表作、所獲榮譽等信息立刻在大屏幕上彈出,一目了然;隨著手指點動,頃刻間,就了解了好幾位作家。講解員說:“這個智能互動屏很受小朋友歡迎,可以輕松地學習,通過遊戲的方式在孩子心裏種下文學的種子。”

“公益、開放、互動、展演”,簡單的“八字”建館宗旨,經過科技和人文理念的雙線貫徹,帶來的是文學館完備的博物館、圖書館、資料檔案館三重功能,以及參觀、學習、體驗、互動、研討、精修的全方位體驗——

恒温恒湿的文物保管柜,整齐摆放的作家手稿;向簽約作家和专业观众开放的RFID共享图书漂流柜;智能自助借还图书机;多功能专题文学演播室……在文学馆一楼,一个个现代化的设施设备和现代理念的呈现,不仅赋予文学馆更多的实用功能,还完美展现现代化展馆的实力特色。

走進“作家之家”,不大的房間內,書櫃、書桌、座椅、茶台……一應俱全;窗外,綠樹掩映,室外,陰涼清淨;關上門,看看書,喝喝茶,發發呆,構構思,寫寫稿……文學館內的書房,確有“家”的溫暖舒心。

沿着楼梯拾级而上,墙上悬挂着一幅幅黑龙江作家的经典作品封面和插图,《萧红小說选》的英文版,舒群的小說集《没有祖国的孩子》,梁晓声的作品《我相信中国的未来》……仿佛序幕般徐徐拉开浩瀚的黑龙江文学长河。长长的走廊,艺术地装饰着一个个或方或圆或多边的实木相框,装裱龙江知名书法家书写的龙江文学名篇选段。书文映照,相得益彰。

作为展示黑龙江文学发展的前沿权威阵地,黑龙江文学馆,建筑面积1400平方米,共三层结构:一层为公共服务空间,主要提供公共信息服务;二层为小說、詩歌、散文、戏剧文学、文学评论、网络文学、报告文学、民间文学等8个专题馆和多媒体放映室,主要展示黑龙江各文学体裁的创作成绩;三层则为主展厅。

品讀

以甲骨文和金文镂空裝飾的銀灰色碩大屏風上,縱向排列七個大字“黑龍江文學展陳”。藝術排列的書脊連綿起伏——黑龍江文學館主展廳的入口設計,現代、大氣、時尚、雅致,瞬間滿足了文學愛好者對文學館的期許。

充滿書卷氣、溫馨浪漫又富于曆史感的展館

走进以木色为基调的主展厅,精致的展陈,精巧的设计,精心的选材,精细的打磨,给人的第一感:典雅、温馨;伴着鹅黄的灯光和书香,一间充滿書卷氣、溫馨浪漫又富于曆史感的展館呈现于眼前,既像流淌的文学川流,又似独处静修的雅室。与其说这是展陈室,不如将这里看作一台穿梭于黑龙江文学历史的时光机,从黑龙江“古代文学”、“近现代文学”到“当代文学”,从“民间文学”到“在黑龙江生活工作过的作家”,黑龙江文学史浓缩在分为5个展区的时光机里。

一進門左手邊是黑龍江古代文學展區。古風古韻的展牆上描摹著黑土文學的起源。就像人類總是和山洞有著不可言說的緣分一樣。黑龍江文學也是如此,在大興安嶺深山密林的嘎仙洞石壁上,镌刻著黑龍江文學史上的第一篇書面散文——201個字的嘎仙洞祝文。一旁的嘎仙洞微縮模型生動地再現了孕育黑龍江文學的“起源之洞”。展牆上圖文並茂地講解了黑龍江古代文學,從北魏至唐、宋、明、清等朝的曆史脈絡和故事趣聞,其中的甯古塔通過影視作品已被大衆熟知,但是大家卻未必了解甯古塔(今牡丹江市甯安)的文學曆史,展牆上介紹了清朝方拱乾在流放甯古塔時寫成的《甯古塔志》,這也是黑龍江的第一部風物志……

木刻書籍雕刻作品

除了平面展墙的讲解,展厅内玻璃展柜和实木书架内放置的一件件手稿和文学奖证书,更是以实物的珍贵惊艳到了参观者。放眼望去,一本展开的木刻書籍雕刻作品特别吸睛;木雕之下的玻璃展柜里,摆放着黑龙江省作家获得的全国文学大奖的证书原件和作品手稿。三组硕大的实木展柜,全景展示了黑龍江省現當代68位著名作家的書影、書籍和頭像。每位作家头像旁边,是一个玻璃门展柜,里边放着其代表作,旁边一排小抽屉则暗藏玄机——轻轻拉开,原来里边珍藏的是作家的珍贵手迹,或书稿,或信件……如此精妙的展陈方式,是文学馆用心带给观众的诚意之作。

在“黑龍江生活工作過的作家”展區

每一位作家都是一本值得用心去品讀的书。在“黑龍江生活工作過的作家”展區,一本本书脊造型的作家介绍别致地呈现在墙面上,那些我们耳熟能详的名字映入眼帘——冯至、丁玲、郭小川等72位优秀作家以他们的经典作品,与参观者静静地交流着。

黑龍江省現當代68位著名作家的書影、書籍和頭像

震撼

正如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賈玉梅在開館儀式上所說:“黑龍江文學館全面、立體地展示了黑龍江文學的發展曆史,特別是展示了百年來在中國共産黨的領導下左翼文學、抗聯文學、解放區文學和新中國文學的輝煌曆史,突出展現了蕭紅、蕭軍、金劍嘯等黑龍江68位重要作家的文學成就,是對黑龍江文學事業發展的系統梳理和特色挖掘呈現。它的落成、使用,對傳播龍江優秀文化、促進黑土文學繁榮發展、提高人民文化福祉、助力龍江文化強省建設,具有重要意義和深遠影響。”

每一個走進黑龍江文學館的人,都會對這片神奇的土地創造的文學輝煌而震撼。

黑龙江文学史上的第一篇书面散文嘎仙洞祝文,黑龙江第一部民族史与历史地理学著作《渤海记》,黑龙江历史上可以追溯到的第一位女性诗人、渤海国后人萧文妃,黑龙江第一部风物志,黑龙江历史上的第一个诗社……无数个第一,记载着黑龙江文学特色鲜明的成长轨迹。明代黑龙江文学代表作是两篇碑记——《永宁寺记》和《重建永宁寺记》。清代黑龙江文学的主要特征是“流寓文学”。边疆文学、“五四”新文学、俄侨文学、沦陷区文学、解放区文学构成了独具地方特色的黑龙江近现代文学。“九一八”事变民族危亡之际,黑龙江抗战文学兴起。一大批进步作家也加入了黑龙江的文学阵营:萧红、萧军、罗烽、白朗、金剑啸、舒群等血气方刚的青年才俊,也迅速投身左翼文学,以笔为枪,成为中国抗战文学先锋。金人、温佩筠、姜椿芳等一批俄苏文学翻译家,也投身左翼文学圈。“火烤胸前暖,风吹背后寒”,一首荡气回肠的《露营之歌》,极大地鼓舞了抗联战士的士气。新中国成立后,黑龙江文学进入了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繁荣期。十万转业官兵、数十万知青的融入,为黑龙江当代文学注入了生机和活力,创造了从1949年到1966年黑龙江“十七年文学”的辉煌时代。新时期以来,黑龙江文学取得了突出成绩,黑龙江作家屡获大奖,16名作家、32件作品获得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

以《呼蘭河傳》故事背景創作的場景雕塑

文學館的鎮館之寶

在黑龙江文学史上,萧红绝对是浓墨重彩的篇章;在黑龙江文学馆内,萧红展区自然也是重中之重。茅盾将萧红的《呼兰河传》称作是一篇叙事诗,一幅多彩的风景画,一串凄婉的歌谣。漫游至萧红萧军的书房展区,以《呼蘭河傳》故事背景創作的場景雕塑置于其中,再现了小說中的祖父、小萧红、冯歪嘴子、两个小孩儿和小团圆媳妇等经典的人物。这里存放着文學館的鎮館之寶——萧红于1936年旅日期间致萧军的第17封、第33封信的原件。透过玻璃展柜参观者还可以看到萧军的手稿、1947年出版的初版书《呼兰河传》和萧军萧红合著的小說集《跋涉》等。

開館以來,來參觀的文學愛好者、普通讀者和文學專業人士絡繹不絕。

剛剛對公衆開放的黑龍江文學館,其風格內涵豐富,盡顯萬千氣象。在館藏中流連,清晰可見黑龍江文學之河,經由巍巍興安和莽莽平原,從遠古一路迤逦而來,奔湧在廣袤的白山黑水之間。

走出文學館,我們相信,有深厚的文化積澱,有豐饒的文學沃土,有大批的文學人才,有勤奮的文學創作,黑龍江的文學事業定會更加多彩輝煌。



相關閱讀